mmmmmc

见山知水,见我如我

二环/无题吧

西沙海底墓,吴三省死的时候,解连环答应了他的要求——戴上人皮面具,成为吴三省。

解家收到解连环的死讯,堂上座首的九爷一言未发,只是昔日精神矍铄的老爷子顷刻间竟老态毕现,挥了挥手让人准备解连环的后事。

丧礼那日,灵堂冷清,解雨臣披麻戴孝跪在灵前,秀气的脸上无悲无喜。

天色将晚的时分,吴家来了人,从长沙到北京,一进灵堂便裹进数不清的风尘和雨水味儿,解雨臣皱眉回头,却见来的人不是和解连环同去西沙的吴三省,而是吴二白,解雨臣对这位吴家二叔的印象实在寡淡,只记得是个同环叔一般喜欢研究些奇门遁家的人。


不知他来做甚,解雨臣扭回头,心中对未现身的吴三省淡淡有怨。

吴二白到解雨臣身边坐下,点了一支烟夹在指间。一老一小相对无言,也无人打扰那升腾的烟气,由着它跟灵堂里低低的诵经声缠在一起。

一根烟燃到尽头,吴二白起身,竟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似乎正印证了九门人口中,解家与吴家这些年来交情渐浅了的事实。

多年后独当一面的解家小九爷想起这传闻,挑眉又摇头,这些人真当他少年天才艳艳仅靠自己的手腕就能折服解家那些个蠢蠢欲动的野心子吗?小九爷始终想不明白这神鬼莫测的吴家二叔到底是为了什么出手帮他,只在吴二白偶尔提及自家大侄子时,他哦的一声,大概这份人情是要还在那吴邪身上的。

多年后,吴邪仅凭他三叔一句话,就天真地相信解语花是念着与他的发小旧情,才会处处帮他,甚至连那点天灯的钱都做了张空头支票,真当成了吴邪的“解语花呗”。

从北京又赶回长沙的吴二白,暂时替闹失踪的吴三省扛下了吴家上下事物,修了八千年的老狐狸丝毫不担心吴三省那只五千年道行的狐狸能翻出什么浪来,每日处理完各个堂口的事情,便坐在院子里自己同自己下棋。

一日午后,有人进门,隔着数十米的距离,有些手足无措又声势十足地喊了声:“老二。”

吴二白望过去,手中黑白子失神落在棋盘上,发出清脆声响。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