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mmc

见山知水,见我如我

【EC】欠我一杯咖啡(下)

给你一碗姜汤(上)

warning:几下撸完光顾着爽了,逻辑已死,忽略细节吧

  
五天后,查尔斯试着给便笺上的号码拨过去了一个电话。忐忑地等电话接通,其实他也没有对滑雪多么念念不忘,就单纯的只是对这个人好奇而已。

“你好,兰谢尔先生吗?我是那天……”

“明天我来接你。”

电话那头的人根本没耐心听查尔斯磨磨唧唧的自我介绍,直截了当扔下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第二天一早,迷迷糊糊还没睡醒的查尔斯就看到停在家门口的车。黑色车里的艾瑞克朝查尔斯招招手,查尔斯顿时慌乱地套上自己的羽绒袄跑了出去。

“你还真来了?”查尔斯一脸难以置信。

“上车。”艾瑞克打开一侧车门。

查尔斯挠挠睡得支愣愣的头发:“要去滑雪?我……我什么都没准备啊?”艾瑞克的出现,打乱了查尔斯所有的计划。

“带上你的人就够了!”艾瑞克伸手把查尔斯整个人拉进车里,然后脚底一踩油门车就溜了出去。

看着街道影子迅速向身后略去,查尔斯裹紧衣服自我安慰。

好吧,一场说走就走的滑雪之旅看起来也还挺值得期待。

……

等查尔斯到了雪场上,换上艾瑞克的装备后,他看着视野中一片银装素裹的雪山,一种想要放声大吼的感觉油然而生。

真的好美啊——新雪初霁,十分会挑日子的艾瑞克带着查尔斯上山的第一天,就有幸见到了西斯切特久违的太阳,地上晶莹的雪粒看起来闪闪发光,让人心旷神怡。

艾瑞克扭过查尔斯的身子把护目镜给面前唇红齿白的青年仔仔细细地戴上,十分扫兴地开口:“如果你想感受雪崩是什么滋味,就放开嗓子嚎叫。”

查尔斯悻悻地闭上嘴。

他扭头看看四周无人的雪场,又忍不住问:“为什么除了我们,就没别人了?”

艾瑞克捉着查尔斯的手给他带上护腕护肘一系列护具,才解释:“前几天大雪封场,今天暂时还没开。”

“是因为太危险了吗?那我们怎么能进来?”脑子没转过弯的查尔斯看起来傻气十足。

雪场顶的大招牌上面明晃晃的“兰谢尔滑雪场”,他们怎么能进来的原因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艾瑞克检查好查尔斯身上的一切,才拍了拍查尔斯的臀部说:“别滑太远,我等会儿过来找你。”

像是一尾被放生的鱼,查尔斯踩着滑雪板“wo~~~”地一声投入雪的海洋,大红色的身影迅速变成雪地中的一小点。

艾瑞克迅速套上了自己的装备,紧随其后追了上去。

其实查尔斯也算得上是滑雪的老手了,被艾瑞克抓着带护具的时候,他还信誓旦旦拍胸脯说“相信我的技术,这些都用不上。”

他只得到了艾瑞克把护臀给他系得更紧的回答。

在大片的雪地上自由地滑行,感受冰冷的风中夹着细小的雪粒擦过脸颊,查尔斯心中只有一个大写的“爽”字~

穿着湖蓝色防雪服的艾瑞克从背后追上了查尔斯,查尔斯嘴角勾起一个笑,然后默默加快了速度。

两人就像猫捉老鼠一样在雪地上穿梭蛇形,时而艾瑞克在前,时而查尔斯在前。尽管这形容像是化蝶比翼双飞嬉戏一样,但要相信,他们真的只是在比赛滑雪而已。

逐渐放飞自我的查尔斯头也不回地朝雪场更深处滑去,艾瑞克在身后喊他的声音也逐渐变得急切。

“停下,别去那边!”

雪场所有防护措施被雪淹没这句话并不是跟查尔斯说着玩儿的,五天时间,靠那天采购回来的材料,艾瑞克只来得及修缮一大部分的围栏。

而查尔斯滑向的方向,正是那一小部分还没修好的地方。

“别去那边!”

艾瑞克的呼喊被淹没在查尔斯耳边呼呼的风声中,查尔斯什么都听不见,带着护目镜的他只觉得这样滑起来太爽了,他还在不停的加速。

“No——”

极速追赶上查尔斯的艾瑞克,揽住查尔斯的腰就地一倒,两人相拥着滚了十几圈才堪堪停下,被护得严严实实的查尔斯半趴在艾瑞克身上。艾瑞克的头盔不知所踪,棕黑色的头发丝之间都是雪里,脸上更是沾了一层雪。

查尔斯摘下自己护目镜,伸手抚开艾瑞克脸上的雪,突然嗤嗤的笑起来。艾瑞克心脏砰砰跳的惊魂未定也在查尔斯的笑声里,也转变为劫后余生的肆意喜悦。

两个人一同大笑起来。

……

夜晚。

一天轻松的滑雪运动之后,两人并排躺在艾瑞克的床上,双手枕在后脑勺下聊天,谈人生,谈理想。

并不是艾瑞克只舍得拿一间房出来,而是查尔斯在听说艾瑞克的房间里有一块偌大的天窗后,执意要和艾瑞克挤在一张床上。

“你可真会享受~”查尔斯忍不住感慨。

因为大概是把山上最好的位置建了这一栋房子,又挑了这栋房子上视线最好的房间来开这扇足有两米宽的天窗,窗外深蓝色的天空近得像是伸手就能过摸到,点点的星光如同碎钻点缀在这块深蓝色幕布上,远远的山尖上有月如银盘高悬。

在查尔斯看起来有这一颗浪漫之心的艾瑞克,隐去了自己早上千辛万苦把房顶上这块雪清走的事实,只说:“其实只是因为这间房子很难照到阳光罢了。”

查尔斯自动把这种类似于谦虚的话过滤掉,好奇地问:“夏天看这里是什么感觉?”

“大概就是,天空比现在更蓝更漂亮,星星也比现在多,后半夜深的时候,像是一条璀璨的星河铺在空中?”艾瑞克皱着眉形容,“当然,这种时候不如直接走出去看,那才是真的美极了。”

艾瑞克的描述简直就是在查尔斯心里挠痒痒,他巴不得现在就能过看到夏夜的景色!

“如果你想看,夏天可以上山来避暑。”艾瑞克毫不犹豫地说。

“真的吗?这太好了!”查尔斯偏头,用他湛蓝色的星星眼看着艾瑞克。

“其实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来。”艾瑞克只和查尔斯对视了一眼,就措手不及地收回自己的视线,心脏按耐不住的狂跳。为什么查尔斯会喜欢看夜空?他觉得查尔斯的眼睛比夜空美多了。

“那大概会很麻烦你……”查尔斯垂眸,他的家教限制着他不便过多拜访别人家。

艾瑞克定定看着查尔斯,开口:“不麻烦的,你只需要把欠我的东西给我就好了。”

“我欠了你东西?”查尔斯疑惑不已。

“嗯,你欠我一杯暖呼呼的咖啡。”

“多加糖、多加奶、很甜的那种。”

艾瑞克一本正经地说着的样子,带得场景仿佛瞬间回到暖意融融的书店里,查尔斯笑了,现在让他上哪儿去变出一杯多加糖多加奶甜到掉牙的咖啡来?

查尔斯慢慢凑过去在艾瑞克嘴角亲了一口,然后轻声问:

“这样够甜吗?”

 
end

 
小番外

次年开春,冰雪消融,春回大地。

住在西斯切特镇尾的小女孩抱着一沓童话书走进来查尔斯的书店时,店里只有一个人。

有着一头美丽红发的小姑娘踮起脚尖把三本童话书放上木制的柜台,又放了一摞小硬币上去,奶声奶气地喊:“先生,我,我来还书!”

穿着黑色高领毛衣、怀抱着暹罗猫的男人从书架前转过身,看清来者后,收下了那通话三本书。

但那一摞小硬币被用食指推回到了小姑娘面前,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

“老板娘说过了,那个红头发的可爱小姑娘来借书,是不收钱的。”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