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mmc

见山知水,见我如我

【EC】给你一碗姜汤(上)

summary:大概是有一点点小浪漫的滑雪场主和书店主人的爱情故事。
warning:ooc

 
*
今年的西斯切特格外的冷,早早就一场大雪铺在了整座城上,像是盖了一层雪棉被,你一只脚踩下去,积雪大概淹没了半个小腿吧。但西斯切特没有专门铲雪的人,所以晨间傍晚的时候,总是能听到路上的行人把积雪踩得沙沙作响,他们碎碎地抱怨着,为什么这么冷的天气还要上班。

几天后,他们就真的不用上班了。

接二连三的雪和降温,让每个人都有种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像《后天》这种灾烂片儿的错觉,于是人们开始闭门不出,家里的壁炉燎烧彻夜。

见到街上行人越来越稀少,查尔斯打算今晚把书店关了。既然温暖的橘色灯光和香醇温热的咖啡不能给他吸引来顾客,他该筹划着去过自己的冬天了。

是去穿上厚实的冲锋衣去滑雪呢,还是穿着薄薄的毛衣窝在壁炉边看他一直想看却总是忘在家里的书?

查尔斯思考着,不知道从哪儿捡的暹罗猫从查尔斯怀里探出头,“喵~”了一声,像是在提醒查尔斯“不管你去哪儿,别忘了带上我!”。

查尔斯笑着挠了挠猫下巴上的毛。

那就去滑雪吧,查尔斯这样想着。

……

夜色如约而至,墨色慢慢染透整片天空,清冷的街道上只有路灯和查尔斯这种小店窗户透出来的光,没有一个人的影子。查尔斯静静地观望了几分钟后,轻轻地合上了自己面前的书,

就在查尔斯试图抱着猫单手把书塞回书架最顶层时,突然,沙沙的踩雪声从身后传来,查尔斯回过头。

一个浑身防雪服裹得严严实实,帽子口罩一个都没落下,唯独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的男人,正站在门口的垫子用力地抖落身上的雪。

这样的人有多大可能性会光顾一家书店?

查尔斯近乎下意识地开口:“不好意思,我们要关门了。”

男人动作明显一顿。

气氛僵持了几秒钟,男人转身打算朝外走去。

查尔斯突然又于心不忍,挽留道:“如果您需要,我可以给您做杯暖呼呼的咖啡。”

男人闻言大步走进来,双手搭在查尔斯面前的台子上,扯掉了自己的灰口罩,吐着冷气说:“多加奶,多加糖。”

也是距离这么近,查尔斯才观察到这人的睫毛上都是一层晶莹的雪花,他无法想象这人刚经历了什么,这样子像极了刚从一场暴风雪中徒步走出来,但西斯切特的雪已经停了一天了。

“我要热的,不要那种温的,越烫越好。”男人不忘叮嘱。

查尔斯当然知道这个男人需要点有热度的东西,但他觉得他更应该煮一杯姜汤给他,而不是一杯加糖加奶的咖啡。姜汤是查尔斯从一本来自于东方的书上了解到的,他不懂其中阴阳调和的理念,亲身尝试过的他只知道,一碗姜汤下肚,整个胃都熨帖极了。

把自己常用的暖手炉子推到男人面前,查尔斯就起身去了后厨煮姜汤。

独独剩下男人和被摩挲得掉漆的小手炉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脱下了手套,把手炉拢进了掌心里。一点点蔓延的热度让冻得几乎发麻的手开始重新有感觉起来。

当查尔斯把一碗黑褐色清亮液体放在男人面前的时候,男人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别跟他说什么这可能是哪里哪里产的特殊黑咖啡,都见鬼去吧,他才不信!

“喝了它,我再给你弄点吃的。”查尔斯看出了男人对这种不知名液体的抵抗,慢慢引导道。

男人端起碗拧着眉一饮而尽,辛辣微苦的液体缓缓流过他的食道,他瞪圆了灰绿色的眼睛,活像是有一句“WTF?!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查尔斯笑了,踩准时间说:“你敢吐出来试试!”

就这样,男人木着一张脸把姜汤喝了下去,查尔斯乐开怀地跑到后厨去给他“叮~”了一份披萨。

热腾腾的披萨端上来,男人大口大口吞咽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饿了多久呢。查尔斯抱着胸饶有意味地看着男人狼吞虎咽。

“你从哪里来的?”查尔斯从来没有在西斯切特见过这种灰绿色的眼睛,真是漂亮极了。

男人抬头瞅了查尔斯一眼,没说话接着吃。

“这个天气,很少有人会出门了。”

男人还是不说话。

“不过,这个天气倒挺适合滑雪的。”查尔斯言语间满是向往。

“不,一点都不适合。”男人终于开口了,声音含糊不清,“雪把雪场的防护措施都埋住了。”

“啊,这样啊。”一经提醒,查尔斯顿时有些意兴阑珊,看来他的plan1泡汤了啊。

男人吃完披萨抹了一把嘴,抬头定定地看着查尔斯。他突然抽过边上的笔和便笺纸,唰唰写下一行东西后,递还给查尔斯,郑重其事地说:

“五天之后,如果你还想去滑雪,打这个电话,联系我。”

说完,男人就走出了书店,深黑的背影消失在皑皑白雪中。

查尔斯看着便笺纸上花体的字,慢慢地念了出来:

“Erik·Lensherr?”

  
tbc

欠我一杯咖啡(下)

评论(6)

热度(59)

  1. Clintonmmmmm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