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mmc

见山知水,见我如我

【EC】有人靠在你肩上(甜饼向/一发完)(补)

发现这篇12月份的被我误删了……
尴尬……补一下,看过的请忽略。

 
后续是→有人会替你记得
  

   
*      
当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再次搭上他的肩膀时,艾瑞克·兰谢尔终于忍不住侧过头看了一眼。

  
从这个角度看,只能看到那人如绸缎般顺滑的栗色头发和如蝶翼般轻轻颤抖的卷翘睫毛。

  
怎么会有男人的睫毛这么长呢?艾瑞克皱着眉毛想。

  
但随即想起这人不仅睫毛长,就连五官也格外精致的时候,艾瑞克不得不悄悄咽了几口口水。噢,还有一点忘了提,就是那一双蕴藏着星空和大海的蓝色眼睛,让初遇时一眼望过去的艾瑞克近乎沉溺在这里面。

   
好吧,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好看的人呢。艾瑞克几不可闻地轻呼一口气,平视着前方放空自己

  
地铁车厢平稳地行进,一站又过了一站,广播里的机械女声在每天的反复听中带上了熟悉的温度。身边地行人上下匆匆虚幻成一片泡影,仿佛唯有肩膀上点点重量,和紧靠着手臂的暖热微温才是真实的。

    
“还有三站。”
……………………

   
“还有两站。”
……………………

   
“下一站就是了。”
……………………

       
每到一站,艾瑞克都在心里跟着广播女声默念着。果不其然,等报出那个在心里蜿蜒千百次的站名那一刻,身边的人像是一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立刻挺直了身子。

    
迷茫地朝四周看了一圈,在看到艾瑞克肩膀上被压出的褶子时,俏白的小脸霎时间变得通红。

  
“哦天呐,真是不好意思,我……我又倒在您身上睡着了。”

      
有些木讷的艾瑞克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这直白热切满带歉意的视线,只好微微偏过头。

     
“没……没关系,你赶紧下车吧。”

   
地铁在小站停留的时间至多只有一分钟,远远不够他们俩多聊几句的。

   
那人犹豫地看了一眼艾瑞克,又犹豫看了一眼外面,最后还是点点头冲了出去。

    
俊影消失在他面前的那一刻,艾瑞克突然有些懊恼起来,即使是时间紧急,也完全足够他要到一个名字啊。

   
唉,真是失策。

    
恍惚之间,艾瑞克好像听到有人在车厢外喊:

       
“嘿好心人先生—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艾瑞克心神一动,立刻回头去看。
    
   
可惜,可惜时间不等人,艾瑞克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地铁就开进了隧道。

        
————————————————————

*
“嘿,好心人先生!”

    
毫无防备地,闭着双眼假寐的艾瑞克右肩被人拍了一下,一张灿烂到极致的笑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艾瑞克下意识回了一个微笑。

    
得到鼓励的人大喇喇地在艾瑞克身边坐下,颇为遗憾地说:

   
“我昨天本来想问您叫什么的,结果地铁开走了。真是非常感谢您这两次把肩膀借给我睡觉……”

    
“没关系。艾瑞克,艾瑞克·兰谢尔。”

    
艾瑞克突然说话把那人搅得一愣,眼睛滴溜溜转了几圈才恍然大悟过来。

      
“叫艾瑞克是吗?”

   
“嗯。”

 
“我是查尔斯·泽维尔,你可以叫我查尔斯。”

    
艾瑞克默默地在心里记下这个名字。

     
交换了名字的两个人就好像迅速沦为多年好友一样,畅快地聊起天来。当然,这个畅快也只是指查尔斯热情似火的滔滔不绝和艾瑞克在间隙中回答地几个字。

    
“如果有时间,你可以来我家坐坐。”

    
说完这一句,口干舌燥的查尔斯终于停下了他从天南聊到海北的节奏。

    
艾瑞克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身边兴致勃勃生龙活虎的小孩,酝酿了半天才开口:

    
“为什么你今天不睡觉呢?”

   
“啊?”查尔斯眨眨眼睛,脸上又有要烧起来的趋势。

   
“因为……因为今天有你陪我聊天啊。”

 
艾瑞克了解了情况,点点头。

     
查尔斯并不止于此,开始叨叨:“这躺地铁我一个人坐了少说也有一年了,真的是坐腻了,除了睡觉,没有更好的消遣办法了。你是前不久才开始坐的吧,我对你有印象。”

    
像是感激查尔斯对他有印象,艾瑞克朝查尔斯投以一个感激的微笑。

    
但是艾瑞克不知道他要怎么和查尔斯说,他其实也坐这趟地铁很久了,直到某一天他发现05号车厢靠右的第二个座位上总会坐一个栗色头发的男人时,他才开始刻意地出现在查尔斯周围。

    
而上帝庇佑,就在他前一次鼓起勇气坐到查尔斯身边的时候,查尔斯竟然就那样毫无防备地倒在他身上睡着了。

   
或许他真的是累极了。

   
————————————————————

*
很久很久之后。

    
下班后的查尔斯靠在艾瑞克怀里,谈起两个人最初的相识的时候,查尔斯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你知道吗?你刚坐到我身边的那天我就心动了,我是故意靠在你的肩膀上睡的。”

    
艾瑞克挑眉,手上不着痕迹地把查尔斯搂地更紧。

    
“可是你都不看我,也不推我,我只好假装一路睡到站。”

    
查尔斯嘟嘟囔囔埋怨的样子让艾瑞克笑出声。

   
查尔斯从艾瑞克怀里挣脱出来,气鼓鼓地就差指着艾瑞克的鼻子了。

    
“你还笑!第二次也是一样的,最后还是我跟你搭话,你才理我。”

   
查尔斯显然对于是自己先主动的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艾瑞克二话不说突然逼近查尔斯,两人额头贴着额头,鼻尖顶着鼻尖,只听他慢慢说道:

   
“那请我亲爱的查尔斯·兰谢尔先生告诉我,车厢里那么多空荡荡的座位我没选,怎么就偏偏坐到了你的身边呢?”

    
查尔斯忽而瞪大眼睛,闪着点点星光的眼里像是有千言万语,但他来不及说,他的唇就被艾瑞克封住了。

     
一个缠绵悱恻的吻结束后,艾瑞克眼里满是笑意地说:

   
“所以,关于谁更早动心的这个问题上……”

    
“我赢了。”

评论(5)

热度(77)

  1. Clintonmmmmm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