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mmc

见山知水,见我如我

【壹囤】只不过是

前天牡丹的更新又燃起了我对壹囤的热情,就抽空把存的脑洞补完了,圈地自萌呀。(是的,抽空,我在闭关学习没错的🌚)
cp:李壹X赵囤囤
预警:大量私设以及ooc。如果tag带错请提醒我…

   
赵囤囤五岁那年的夏天,在一个房顶吊扇“咣咣咣”响的炎炎午后,隔壁家搬来了新邻居。
张嬢嬢侧躺在凉席外边儿蜷着,赵凯丽躺中间四仰八叉睡得口水流一滩,只有睡在里头的赵囤囤,在隔着墙壁隐约传过来的“噼里啪啦哐咚”的声音里,睁着一双圆咕隆咚的眼睛,黑眼珠子滴溜溜转。
隔壁会搬来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直到傍晚,空气里都飘了各家饭肴的香味了,张嬢嬢才热切地和新来的邻居拉家常。
“凯丽,囤囤儿,过来!”张嬢嬢把屋里头看卡通片看得正得劲儿的姐弟俩儿吆喝过来,一边腿边儿站一个,“来,叫李嬢嬢。”
“李嬢嬢好。”姐弟俩扒着妈妈的裤腿缝线异口同声喊。
“哎呦,真乖,这是你家姑娘小子啊,你可真有福气。”李嬢嬢被喊得心花怒放,眼神流露出羡慕的光,“不像我,屋里就一个小子儿,怎么盼丫头就是盼不来。”
李嬢嬢说完回头喊:“李壹,出来认识你张嬢嬢——”
一个比囤囤高不了一星半点的男孩从门框后探了半边身子出来,模样怯生生的。
“好俊的小子,娃娃多大了?”张嬢嬢着实觉得这娃娃眉清目秀得很,看一眼就喜欢的不得了。
“六岁了嘛,不就是为了他读书的事情才搬家的啊。”李嬢嬢想起这糟心事儿就愁啊。
“谁说不是啊,想当时我家凯丽她爸,来回可是折腾了十几趟,不过,好在我家小的还有一年,可以闲会儿。”张嬢嬢当即一拍即合。
……两个调和着家里柴米油盐、吃穿用度的家庭主妇相遇自然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在她们叨叨叨的话家常背后,是天边一片夏天特有的绚烂晚霞,像打翻了暖色调的颜料,泼洒成温暖的颜色。而鼻翼间,是这家土豆闷鸡,那家青椒炒肉,还有不知是谁谁谁家的酱肘子和……诸多味道糅杂在一起,勾得人止不住地吞口水。
这样的画面注定要在儿时赵囤囤的小脑瓜里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也就是在这一天,穿着小背心、半边儿垮下肩膀的赵囤囤和初来乍到的李壹相遇了。

    
小孩子熟络起来总是快得像是一眨眼之间,但刚开始像蜗牛一样伸触角相互试探的时候,他们总是需要那么一丝丝契机。
……
赵囤囤在冰棍摊前面,攥着他妈给的五毛钱,像是在决定他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一样挑选着。哦,不,在他那个年纪来说,这确实就是人生头等大事了。
就那么小小一只,支楞着一头乱糟糟的毛,赵囤囤穿着被洗得泛白、大了许多的薄短袖的身影落在了身后李壹的眼里。
半晌,赵囤囤带着英勇赴义的气势,从小贩儿手里接过了一支牛奶冰棍,低头三下五除二剥下冰棍纸,转身,抬头看到李壹,他一愣。
两小孩之间隔了两三米的距离,赵囤囤也没有往前走,像是怕人跟他抢似的,站在原地就开始吃了。李壹的眼神也的确是羡慕的,他妈管得严,别说冰棍儿了,就连零食都鲜少让他吃。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对着,兴许是李壹的眼神太有压迫力,而囤囤又从来被教导“有好东西要和人分享”。在冰棍吃到一半的时候,赵囤囤走到了李壹的面前,举起冰棍,认认真真地昂着头:
“喏,可以让你咬一口哦。”
小孩子那时还没什么授受不亲的概念,就凑着赵囤囤留下牙印的地方咬了小小一口。
“好吃吧!”囤囤小脸上是无比自豪的表情,就好像这个冰棍儿好吃他与有荣焉一样。
“嗯,好吃。”李壹点头。
“嘻嘻,我就知道。”囤囤笑得灿烂极了。
然后,两人竟然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把冰棍儿吃完了……
吃完冰棍儿,囤囤拍拍有些粘腻的小手,好奇问:“你为什么叫李壹,不叫李二呢?”
“我妈说,是要我做什么都记得争个第一。”李壹不解地挠挠头。那时的囤囤还不懂争第一是什么意思,他努了努嘴。
“那你为什么叫囤囤?”李壹礼尚往来。
“我啊~”囤囤晃了晃脑袋,“囤囤是我的小名儿啊,我们说大名儿还没给我起呢,等我上学了,就起。”
李壹“哦”了一声,又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也可以叫你囤囤吗?”
囤囤顿时笑着大大咧咧地勾住了李壹的脖子,“当然可以啊,我们是最好的好朋友嘛!”
皮肤挨上皮肤,囤囤温热的体温传过来,李壹在心里慢慢品咂“最好的好朋友”这六个字。
经过赵囤囤莫名其妙的盖戳,在遇见的第二天,他们就变成最好的好朋友。

是呢,年少的友谊,总是来得这样,莫名又充满热忱。

tbc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