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mmc

见山知水,见我如我

【EC】野生松鼠饲养指南(上/甜饼向)

 Ծ‸Ծ:打算一发完实在不行了……我的节奏太慢了,但是明天又要考试了,不能熬夜,就先发上,后面下想写的不多了,等我考完再回来补……emm求过。
        

             
     
  *
【下雨的时候,松鼠都去哪里了呢?】

    
【当然……是去没雨的地方啦!】

   

       
初夏的雨总是来得匆匆忙忙,一个雷也来不及提醒人们,豆大的雨滴就开始往下砸。
     

查尔斯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哼着苏格兰小调儿,惬意地在他的画作上添上最后一抹点睛的色彩。

      
画上画得正是窗外的小山坡,春夏交替之间,星星点点的野花缀在翠绿的山野间,没有经过刻意的修剪却长成一片讨人欢欣的模样,这是查尔斯百画不厌的景色。晴天、阴雨天、不同角度……他画了少说有二十来张。

   
等等……

   
“天呐,我居然忘了——”

    
查尔斯一拍脑门大叫起来,他想起自己昨天刚搬了一堆画晾在隔壁房间的窗户边,这么大的雨,它们肯定都打湿了!

   
天才画家着急着想要去救他的画,可惜他的运动神经着实不发达,一路上磕磕绊绊碰倒了三盒颜料罐、踩到了两只颜料刷子。即便是这样,他也无暇顾及。

       
“噢……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抢救不及时,查尔斯看着湿透半边的画懊恼不已。他抬脚认命地走上前,打算关上那扇罪孽深重的窗户。

     
一抬眼,却猝不及防地和窗台上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对上。

  
查尔斯:“???”

  
那小东西先是试探地盯了查尔斯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扒着窗沿儿,趁着查尔斯还没来得及关紧的窗户缝,“咻——”的一声掉进屋子里。

  
这无比人性化举动,让查尔斯看直了眼。

    
小东西背对着查尔斯跌坐在木制地板上,一身棕色的毛看起来漂亮极了,被雨稍微淋湿的毛茸茸大尾巴竖在后头,时不时抖动两下。

  
查尔斯心想,啊~原来是只小松鼠。

  
松鼠转过身子,像是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看了一圈整个房间。松鼠明明没有表情,查尔斯却无由地觉得:这小家伙是挺满意的吧?

      
想起自己前不久外出写生时还捡了一袋子松果回家,查尔斯献宝一样找出来捧到小家伙面前。

  
小家伙盯了查尔斯几秒,然后拖过松果“咔嚓咔嚓”。

  
那个时候的查尔斯肯定想不到,这个哼哧哼哧啃松果的小家伙心里想的是:

     
“嗯,吃了你的东西,你就是我的人了。”

      
    
*
【遇见之前,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为遇见做准备。】

     
【比如……查尔斯捡了好多松果回家】

    

    
从那一场雨之后,查尔斯的画室就会时不时地迎来这位小客人,即便有时候是大晴天。

   
它不吵,也不闹。查尔斯画画的时候,它就抱着查尔斯给的松果在一旁啃。查尔斯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松鼠啃起东西来都是这么慢慢悠悠,啃一会儿歇一会儿的。他总有种错觉,这个懂礼貌的小家伙是在尽量减少自己发出的噪音,非常贴心呢。

  
这天,查尔斯打开一块新的画布,眼角瞟到窗台上忽闪大眼睛望着他的小家伙,突然福至心灵。

      
不如先画一下这个小家伙?

   
当看到查尔斯把画架挪了个方向,而且今天还没有松果的时候,小东西黑亮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问号,像是在说:“这个人类想干嘛?”

   
查尔斯刷刷刷几笔,小松鼠的憨态就跃然纸上,似乎又觉得有些单调,查尔斯又在边上添了几颗它常吃的松果。

    
查尔斯抱胸满意地端详这幅画,末了朝窗台上还摸不着脑袋的小家伙招了招手。

     
“嘿,小家伙,过来~”

   
小松鼠听不懂人话,却看得懂手势,噌噌地溜下窗台,火速爬到查尔斯的手掌心里。

    
“像不像你?”查尔斯端着小家伙靠近画布。

  
小东西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看着画上的自己,视线移到边上的松果的时候眼睛一亮,它朝画布松果探了探小爪子,然后回头使劲儿盯着查尔斯看,像在说:

  
“你这是在骗人,你明明没有给我松果!”

     
查尔斯以为小家伙是想要松果,旋过身子从抽屉里勾出一个松果塞到小家伙怀里,笑着说:“我说你个小东西,该不会每天就是来要松果的吧?”

 
小家伙歪着脑袋若有所思地看着查尔斯。

 
“小家伙,不如我给你起个名字吧?”查尔斯忽然兴起。

  
知道自己是在自言自语的查尔斯,并没有真的要询问的意思。绞尽脑汁思索一阵后,查尔斯捧着小家伙笑道:“艾瑞克,我就叫你艾瑞克怎么样?”

  
怕小松鼠不懂,查尔斯食指轻点了点小家伙的鼻尖,慢慢地说:“你,艾瑞克,明白吗?”

  
又指着画布上的小家伙说:“那个,也是艾瑞克,明白吗?”

  
小家伙似懂非懂地眨了眨黑亮亮的大眼睛,查尔斯就当它这是同意了,捧着小家伙开心地转起圈来。

  
只顾着开心的查尔斯肯定想不到,小家伙内心是这么想的:

  
“嗯,画过我了,就不许再画别人了。”

         

   
*
【这个世界上有魔法吗?】

  
【如果你相信……就肯定有。】

    

    
托老教授的福,查尔斯要画十几幅人像给他,而且还特别要求了,要是衣不蔽体的那种。

  
查尔斯别无他法,只好想方设法地求同学帮他联系了一个人体模特。同学还借这事儿打趣查尔斯,说要不要介绍个美女,好让查尔斯这个小处男开开眼界。

 
不用了不用了。查尔斯在电话这头拼命摇头,一张脸红得能滴下血来。

 
最后还是给他找了个男模特。电话里,男模特比查尔斯想象地健谈多了,天南海北和查尔斯聊了一堆后,两人愉快地定下了时间。

 
这天,查尔斯忙着在画室里给他的模特收拾出一个可以躺着的地方,艾瑞克碰巧从窗台上溜了进来。

  
“hello,艾瑞克。”

  
查尔斯一边抖开一床宝蓝色的毯子铺在沙发上,一边和撑着大眼睛望着他的艾瑞克打招呼。

  
艾瑞克似乎感觉到了今天画室有些不一样,它迅速顺着查尔斯的裤腿,一路蹿到查尔斯的右肩上,亲昵地蹭了蹭查尔斯的头发。

 
查尔斯乐呵呵地抬手给艾瑞克顺毛,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真是愈发地喜欢这个小家伙了。

 
怎么办,想养在家里。

  
查尔斯正胡思乱想着,门铃就响了,查尔斯迅速薅了一把自己乱得跟鸡窝一样的头发,冲过去给模特开门。

 
“he……hello?”打开门,模特看到一人一鼠奇怪造型,颇为惊讶。

     
“唔,我是查尔斯,这是我的……艾瑞克。你就是艾利克斯吧,快进来吧。”模特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查尔斯悄悄红了耳朵,说起话就跟打枪子儿似的。

   
查尔斯把人领到沙发哪儿,比划道:“等会就需要你半躺在这上面,嗯……衣服要全部脱掉,我会给你一块小毯子。”

  
查尔斯原本以为艾利克斯要犹豫一会儿,谁知他还没说完,艾利克斯就露出了精瘦的上身,而且放在裤带上的手马上就要解开了。

    
如此敬业的精神让查尔斯目瞪口呆,大喊:“等等等等……你先躺上去让我看看效果。”

  
脸上开始发烧的查尔斯才不会承认,这是他心虚了。

 
艾利克斯听话地躺下,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凹出一个令人鼻血贲张的姿势,本就白皙的皮肤在宝蓝色的背景下看得更是让人眼珠子要掉下来了。

 
“很好,非常好。”查尔斯不由自主的赞叹道。这别人介绍的专业人士果然就是不一样哈。

 
趁着查尔斯挪画架的空档,艾利克斯把身上最后的布也给解了下了。一直站在查尔斯肩膀上默不作声的艾瑞克这才慢慢反应过来。

   
查尔斯要干嘛?他要画别人吗!

   
顿时就炸毛的小东西在查尔斯耳边用力磨牙,刺耳的声音像是在一刻不停的重复:“你居然要画别人,你答应过我的,不许你画别人,不许,不许!”

  
“嘶——”被吵得不行的查尔斯倒吸一口冷气,伸手想让艾瑞克离自己的耳朵远一点。

 
浑身的毛都竖起来的艾瑞克哪里顾得了那么多,看到查尔斯伸过来的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口。

   
“啊——”被咬疼的查尔斯大叫一声,触电反弹一样缩回手,顺势把肩膀上的艾瑞克甩到了地上。

  
懊恼自己咬了查尔斯,又气查尔斯摔自己的艾瑞克委屈得不行了,爬起来看了查尔斯一眼就头也不回地朝外冲。

 
“艾瑞克!”查尔斯跟在后面冲了出去。

  
尽管他不明白艾瑞克为什么突然暴躁起来,但就他刚刚摔艾瑞克的那么一下,查尔斯深深地感觉到,如果不去追,自己以后大概是见不到这个小家伙了。

  
可惜人哪有小松鼠跑得快,查尔斯一口气追出院子,周围已然看不见艾瑞克的影子了。查尔斯撑着膝盖大口喘气。

  
搜寻无果的查尔斯沮丧地回到屋子里是,下半身裹着毯子的艾利克斯正端着两杯水浏览着查尔斯的画作,回头问:“它跑了?”

 
“嗯,见笑了。”    想到自己刚刚狼狈的样子都让艾利克斯看到了,查尔斯有些不好意思。

  
“宠物有时候就是会和主人闹脾气,别太在意。”艾利克斯善解人意的开导查尔斯,将手里倒好的水递给他。

  
虽然不太喜欢艾利克斯说艾瑞克是自己的宠物,查尔斯还是接过水杯一饮而尽:“谢谢,但可能要改个时间了,我现在不太想画画。”

 
艾利克斯挑眉,有些意兴阑珊:“好吧,不介意我在这儿坐一会儿再走吧,毕竟原本约好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请随意。”说完,查尔斯转身去了隔壁自己的卧室。

  
————————

从查尔斯家跑出来的艾瑞克一路冲进了树林深处,他心里就像装了一个吹到极限的气球,鼓鼓囊囊胀得他难受极了。

 
他有着如此强烈的欲望,只需要一个契机就够了。

     
艾瑞克一路奔徙到森林里唯一的一棵千年古树面前,喘着粗气祷告:

  
“有一个人类,我喜欢他,我想被他养。”

 
老树静静地,如同没有听见艾瑞克的祷告。

    
使劲想着查尔斯的脸,艾瑞克心中澎湃的情潮几乎要把他淹没,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呼之欲出。艾瑞克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我爱他,我想要变成人。”

  
静谧的树林里忽然刮起一阵大风,风沙扬尘几乎迷了人的眼,在一片温柔的光包裹中,松鼠缓缓地变成了一个男人的模样。

 
棕色的头发一丝不苟梳在脑后,一件棕色的皮夹克包裹着高大流畅的身形。不,这一点都不像那只会蹦的小松鼠了,看起来就像是八九十年代的德国男人。

  
愿望达成的艾瑞克匆匆地扫了一眼自己,就拔腿朝查尔斯家的方向赶。然而,两条腿确实没有他四条爪子走的快。

   

  
tbc

评论(14)

热度(116)